NARRI

你好,天满です(๑Ő௰Ő๑)
我对chiaki抱持的是 恋爱感情♥

BGonly/孩厨/乙腐超绝抗拒/友情向大欢迎♡

【伏黛】又是残春将立夏

*是一个奇怪的民国paro
*ooc很可能有,各位请注意避雷
*还有就是拜托别上雷文吐槽中心挂我【啥


      黛。
      里德尔咀嚼着这个字。
      这是他起给她的昵称。
      除了他自己以外,没有人知道他曾在心里那么亲昵地唤她的名字。

      他将车帘拉开,繁忙的大街上如织的行人尽皆一脸苦闷、行色匆匆。
      他曾思考过许多次,为何这个落后愚昧的国度竟能诞生出那么钟灵毓秀、摄人心魄的姑娘?
      然而他却始终无法得出确切的答案。

      他想起他们的初遇。

      里德尔是一名医生,一名来自大英帝国的、血统高贵的医生。他千里迢迢从优渥富足的家乡来到这笼罩于战争阴云之中的落后国家,自然不是出于什么感天动地的人道主义精神。
      去年他在老家动了个不该动的女人,惹上了些缠人的桃色官司。为了躲避对方的穷追猛打,也为了家族的名声,里德尔只好主动要求被“发配”至这尚未开化的蛮夷之邦。
      哪成想他却在这里遇见了他的“黛”。
      那个绛珠草一般的美丽姑娘。

      初见她的那日,里德尔正在他的私人诊所里翘着腿看报纸。
      这边儿的报纸着实没什么好看,一翻开,尽是不知延迟了几天的战报,偶有几篇文章,也全是文人政客关于当今局势的口诛笔伐。里德尔早就受够了这些,所以当佣人敲门告知他有病患邀他上门时,他的心里竟还颇有几分解脱。

      病患姓林,芳名黛玉二字,作为表亲正寄居于贾家这个民国数一数二的钟鸣鼎食之家里,平时老是心口痛。今日是平日里吃的药没了,往日爱找的大夫又恰巧有事离家,情急之下,这才找了里德尔来看病。不然,这样好的差事,哪里轮得到他这洋人鬼子!
      以上,便是里德尔从贾家佣人那里得到的全部信息了。
      他随着佣人走向姑娘的香闺,面上虽挂着堪称绅士的笑容,心里却早已把眼前这不知好歹的东西千刀万剐。
      里德尔出身贵族,向来都是别人阿谀他,他何曾经受过佣人的鄙夷?只他本是“戴罪”来到民国,家族方面将他看顾得紧,使他无法发作罢了。

      “吱呀——”
      漆了红漆的木门有些年份,佣人轻轻一推,便吱吱呀呀发出响声。随着木门的打开,那屋里的一切便也尽收眼底。
      贾家虽是民国的新贵,骨子里却是个老朽。大清覆灭不知多少年了,竟还保存着封建时期那套“女子不见外男”的老把式。这间不大的厢房被一张天青色的纱帘一分为二,里面朦朦胧胧地透了个女子的影儿,一只皓腕穿过那帘帐,轻轻盈盈地搁在了帘这头的一张小几上。
      这本该是叫里德尔发笑的场景,却奇迹般地攫住了他的心魂。
      那只手,他想。
      那只手。

      他不是未曾见过那样皎白的肤色,在里德尔风流的猎艳岁月里,他不知曾把玩过多少皮肤白皙的姑娘;他也不是未曾见过那样纤细的手腕,攀附他的女子,个个都是窈窕的美人。
      只是——
      似乎从来没有哪个姑娘的手腕,能像眼前这个林小姐的一样,莹白得好像一片月光、细腻得好像一块凝脂,仅是看着,就让他喉头发紧,甚至生出顶礼膜拜的冲动。

      “先生。”轻柔曼妙的女声传来,猛地将陷入臆想的里德尔惊醒,令他第一次觉得,这个民族晦涩的语言,竟然如此可爱。
      “医师先生,”纱帘那头的林小姐第二次发话了,“怎的还不把脉?”
      作为一名绅士,里德尔应该拒绝这个摸到陌生姑娘皓腕的机会;作为一名优秀的医师,他更是应该直截了当的把自己压根儿不会把脉的事儿说出来。只可惜汤姆里德尔先生两样都不占,他从来没有什么高尚的医德可言,更枉论做个正人君子。
      于是他几乎是急切地扑了过去,佣人和纱帘背后的林小姐都骇了一大跳。开门的佣人投射在里德尔背后的视线更是鄙夷了三分。

      当时我是怎么做的呢?里德尔把着下巴,陷入了苦思。
      啊啊——脑海里关于那天接下来发生的事情的记忆,除了黛腕部那完美的触感,好像什么也不剩了!
      隐约记得自己好像粗略问了点情况,再胡乱开了点特效药?里德尔完全不敢确定。
      索性,那些西药的特性还算好,静养了几日后,竟大大改善了黛玉的病情。因此,多番思索之下,贾母决定停用了之前的大夫,转而让里德尔每周末都去贾公馆给黛玉复查一次。
      而这周——
      就是里德尔给黛玉复查的第十三周了。
      他几乎是把每周末与黛玉见面的时间当做了节日。

      “老爷?医师老爷!”司机停下车,回头恭敬地唤着里德尔,“贾公馆到了。”
      里德尔被从思绪中惊醒,随手掏出几块大洋扔在计程车后座上,捞起大衣便躬身走了下车。
      他沿着遍布鲜花的小径独行着,他知道,走到这条小径尽头,就是贾公馆的花园——

      “医师先生!”今日的黛玉身体似乎不赖,她正由佣人簇拥着,在花园里侍弄她所钟爱的那些花花草草。看到在十余次看诊中已经变得熟悉的、里德尔的身影,她带着几分欣喜地唤出声来,秀美地脸庞上也少见地绽出一个羞涩地笑容。
      “早上好,林小姐!”里德尔礼貌地回应着她,脸上挂着绅士而得体的微笑。

      早上好,黛。
      在她所不知道的、他曲折的心里,他亲昵地唤起他取给她的昵称。
      除了他自己以外,没有人知道的、独属于他的昵称。

评论(3)
热度(39)

© NARR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