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RRI

你好,天满です(๑Ő௰Ő๑)
我对chiaki抱持的是 恋爱感情♥

BGonly/孩厨/乙腐超绝抗拒/友情向大欢迎♡

【ES/斑杏】如果是『那家伙』的话

*只看了部分故事池剧情,ooc可能性极大大家看着玩就好
*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请一定一定告诉我!
*注意避雷
*未交往前提

      「啊,那个啊,」吃午饭的时候,岚像是突然想起什么似的看向杏,「小杏的话,没有想过在高中时代恋爱的吗?」
      「恋、恋爱?!」正在喝热茶的杏被狠狠呛到了,她仓促地闪躲着岚的视线,极力做出平静的样子,「现在、现在哪有那种时间?光是做策划就忙不过来了...更何况我也想变成熟、尽可能更多的帮助大家。」
      「啊啦啊啦~妹妹真是不小心呢!」看到杏呛到,岚赶紧从口袋里掏出手帕帮她擦拭,「可是,为了大家而让最美好的青春从手里溜走...这样真的好吗?」
      「什、什么?」杏接过手帕埋头擦拭,想籍此逃避这个在她看来有些尴尬的话题。
      「没什么哟,」听到岚的声音,杏抬头看他,却看到逆光下他以手支颐注视着自己,带着若有所思的神情,「只是觉得,杏还真是像『那家伙』呢。」
      『那家伙』?
      『那家伙』是谁?

        ......

        不知道是幸运还是不幸,杏的疑问在几天后就得到了解答。
        前几天听说又有前辈复学,杏还想着说不定是个和蔼的前辈,自己一定要和他打好关系来着!没想到竟然是他!!那个幼儿园起就认识、非要缠着自己叫他妈妈的怪人三毛缟斑!
      「好啦!」杏气鼓鼓地停下,强迫自己按捺住性子面对那个在她身后咋乎了起码有半个钟头的问题儿童,「都说了,无论你重申几次我也不会叫你妈妈的...!不如说,我为什么要叫一个来路不明的人妈妈啊?!」
      「什么什么?杏酱居然说我是来路不明的男人,妈妈真的超~级伤心噢...☆」新复学的前辈——三毛缟斑,此刻脸上正挂着灿烂的笑容、以相处多年的老熟人般的态度,揽上了杏的肩膀,「从那~么小的时候就叛逆地不肯叫妈妈,果然长大了也没有多少长进呢!杏酱☆」
      「三毛缟前辈,请容我最后再说一遍,」感觉到自己额角的青筋在弹跳,杏第一次明白了副会长面对守泽前辈时的感觉,「我们只是幼儿园时一起玩过罢了,并没有那么熟。而且无论如何,我也不会叫你妈妈的!」
      「那么,就这样了!我还有很多事要忙,前辈一定也有自己的事要去做吧?请别再跟着我了!」说完这句话,杏就毫不客气地将对方揽在自己肩膀的手臂拿下,头也不回地走了。
      『那家伙』没有跟上来。杏对自己说。
       为什么他突然不再跟上来了?难道是我的话说得太重了些吗?...啊啊啊啊『那家伙』...
       真讨厌!

       女孩子之间的午餐会时间。
      「所以上次,姐姐跟我说的那个、和我很像的人,」杏觉有些愤愤地将筷子戳进小兔子形状的胡萝卜里,再将它扔进口中狠狠地咀嚼了起来,「我真不明白,我和那个烦人的家伙,究竟是哪里像啊?」
      「啊啦啊啦~爱帮助人的性格啦什么的,不管怎么看都很像吧...啊这个!真好吃啊~♪」岚捧着脸颊咀嚼着好不容易从食堂抢到的炸鸡块,愉悦得都眯起了眼睛。不得不说,他那幸福的样子,和此刻怨愤的杏实在是形成了十分鲜明的对比。
      「什么啦、那家伙很爱帮助人吗?」杏看着膝盖上的饭盒,不自觉有些怔怔,「从小时候起,就总是跑前跑后地给我制造麻烦...之前也是,一直跟在我后面...」
      「啊啦~那不也是你们相似的地方之一吗?啊~♪小杏请张嘴~」岚笑着挟了一块炸鸡块,慰劳般地放在杏的嘴边,「仔细想想的话,小杏也有只在他面前展露出的另一面吧,比如说一直以来都很温柔的杏唯独想对他说教之类的~」
      「誒?」誒——?!「为、为什么姐姐会知道我们的事??」难、难道是,读心术...???
      「不是不是,小杏的脸色都变了噢?」清丽的男孩子调皮地歪头,将食指抵在自己的唇边,「不过关于我怎么知道的,是秘~密噢♪」

      呜哇——什么秘密嘛,好想知道!
      脑子里一直想着中午时岚所说的、神神秘秘的话,结果本该在放学之前就完成的、Trickstar下次活动的企划,直到放学后半个小时都还没有完成。「唉,」杏忍不住放松身体,趴在课桌上长叹了一口气,「再待下去也没什么意义,还是回家再做吧,企划。」
      正当杏准备收拾东西回家时,教室的门被「轰!!」的一声打开了,Trickstar的组合成员、同时也是同班同学的游木真君抱着厚厚的一大摞CD从教室门口闯了进来。
     「小小小杏!!!太好了!你还没走!」看到杏还在教室里,他几乎是喜出望外地冲到了她的面前,甫一把怀里的CD放下,就连忙双手合十地弯下腰,十足诚恳地低头大喊一声,「拜托了!那个...我有事想要请你帮忙!!」

      杏怀里抱着厚厚的一大摞足以挡住她视线的CD,摇摇晃晃地朝放送委员会室走去。
      真临时接到了电话,说是家里出了紧急事件,叫他赶紧回去,可是他手里的CD又必须马上送去放送委员会,以便选取明天午休时所放的曲子。于是一筹莫展的他只得央求还在学校的杏帮他把CD送去,即使他也认为杏可能并没有那么大的力气...
      「真的非常、非常感谢!我明天一定请你吃午饭!!」
      「好啦,你快点回去吧!真有什么大事错过了的话就糟了!」杏笑着催促他,「我没问题的!」
        ——话是这么说啦,不过...有这么这一大摞东西还真是...不好看路啊!
      「哇啊!」有的时候真是怕什么来什么!杏刚刚想着抱着一大摞东西不好看路,就不知道踩上了什么东西,不由自主地后仰着一滑——
      「小心!!」慌乱中,似乎有什么人抓住了自己的衣袖,再保护性地将自己揽在怀里——脱手而出的、漫天飞舞的CD盒和碟片当中,杏只看到了那人满怀焦急的、和童年时一样澄澈的绿色眼睛。
      「啊啊,真是的,究竟是谁啊,竟然会把塑胶的手里剑随手扔在校园里,差点造成重大事故啊!」斑把杏扶正站好,就急急忙忙地蹲下身收拾起摔了一地的CD,「小杏!怎么愣住了!快点收拾啊,有碟片碎掉就糟糕了!」
      杏呆呆地眨了眨眼,好容易才回过神来。她低头看着刚刚才救了她的、一边收拾CD一边絮絮叨叨的男孩子,脑海里突然闪过几天前岚问她的话。
      「小杏的话,没有想过在高中时代恋爱的吗?」
      如果...如果对象是『那家伙』的话——

      好像也不是不行呢♪

♡小彩蛋:
      时间:几天前
      地点:陆上部常用来锻炼的操场上某角落
      人物:被莫名其妙抓来谈心的岚和难得一见的愁眉苦脸的斑
     「啊啊,岚桑,妈妈有话要说噢?只和你一个人说噢?和我拉勾保证不会告诉其他人吧!」
     「谁要和你拉勾呀!你的事情我也没有什么人可以告诉吧!」不耐烦的岚,「怎么突然就把人家拉过来谈心了,人家还有自己的事要做呢!」
     「好吧好吧,那、那个,我问你噢,如果——我是说如果!如果你有个一直以来都很在乎的人,但是她却非常非常抗拒你的靠近...你会怎么办呢?」吞吞吐吐的斑。
     「哦?呵呵呵呵♪」像是懂了什么似的的岚。
     「啊...!突然之间笑什么啊!岚桑!」
     「不♪没~什么哦♪」

评论(11)
热度(168)

© NARR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