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RRI

♡主吃bg 辅吃gl♡
梦⭕️腐❌
⚠️见到乙女腐会拉黑⚠️

小英雄→胜茶
工作细胞→白赤/All赤
岛→雷艾/诺艾

回j沼
👑❤️平野紫耀❤️sho最高💕👑
不吃cp 不拒同担

孩厨
沉迷各式独立游戏
长期约稿中...

【MHA/胜茶】猛兽出闸

*ABO世界观慎入
*可能会有成/人向元素(什么
*可能会有ooc
*如果感到不适请点×!




        “吱呀——”一阵令人牙酸的响动中,两名身着帝国军装的Alpha士兵正缓缓将两扇足有30公分厚的特制防爆门向两边推开。一名金发的军官站在他们身后,阳光从他的背后投过来,将他映照成一个黢黑的剪影。
        防爆门后是一座往下延伸的狭窄楼梯,这座楼梯联通着什么地方,爆豪胜己心中再清楚不过——是帝国最大的、也可能是已知世界中最大的一座水/牢。
        他并不喜欢这么做,严刑拷打,无论如何也不是他的风格。虐/打一个囚徒,在他眼里无论如何也不比在战场上斩杀一个敌人痛快。但无奈职责如此,他也只能暂且照做。
        似乎是再度感到了烦躁,他摘下帽子,用力地将前额的头发狠狠地往后扒了扒,又再度狠狠地扣上了它。


        新历238年,联合起来击退虫族等外星入侵者之后,人类终于完全分解成了帝国与联邦两个阵营。两方势同水火,百十年间虽未开战,但始终保持着冷战状态对峙。
        然而,就在三个月以前,帝国统治阶级内部却发现了一件令人震惊的大事——专门负责统一抚育omega的国家组织“育希社”一口气丢失了20名珍贵的omega!
        omega作为全人类中最稀少的性/种,其本身便代表了珍稀、繁/殖以及帝国的未来。如果这一消息泄露出去,后果不堪设想。经过足足三个月的消息封锁、布局、考量,在帝国年轻一辈中最负盛名的将星轰焦冻的带领下,人们终于发现这批omega是被秘密地送往了联邦。
        而这件事的策划者、至少是策划者的左膀右臂,此时正被捆缚在这间幽深的地牢当中,听候爆豪胜己的审讯。


        并没有亲自前往水牢,爆豪胜己命令随行士兵将那名囚徒带过来后,就独自在审讯室里兜兜转转起来。
        不大的房间正中摆了个光秃秃的铁桌,铁桌的一边摆了把靠椅,另一边则正对着一堵灰墙。墙面上有不少锁铐,很明显是待会儿铐住犯人的地方。与之相对的、靠椅背后的那面墙上,则挂了许多长短不一的皮/鞭、棍棒等刑/具。
        “到底老子为什么要来做这个工作啊?!……做久了真是感觉自己都会不正常!”烦躁地将军帽砸在桌子上,爆豪胜己搓着脸倒进了靠椅里。
        老子憧憬的是热血澎湃的军旅生涯,可不是娘们儿兮兮的审讯事业啊!他扯松了军装的风纪扣,干脆蹬着墙转了个方向,倚着靠背观察起墙上挂着的刑具。


        因此,他便没能在士兵们“长官,人已带到”的报告声中第一时间见到犯人的真容,以至于在漫不经心地转过靠椅之后感到了一丝措手不及。


        与他曾经的设想迥异的是,被铐在灰墙上的这名犯人并不是一个高大壮实的男性alpha。她甚至连alpha都不是,而是一个在爆豪胜己眼中无限弱小的女性beta。
        她被双手平举着铐在身体两侧,为了防止犯人反抗,她的双脚并不沾地,但即使如此,在爆豪胜己站在她面前时,她的头顶也才堪堪超过他的肩膀。
        少女的头低垂着,棕色的短发凌乱地覆盖住了她的面庞。她的呼吸似乎有些急促,喘息间,盖住唇部的发丝被吹拂得不断飘扬。
        少女玲珑的曲线昭示着被捕之前她的窈窕、健美。然而此刻,她身上却挂着破破烂烂的囚服,裸/露出来的肌肤上遍布着鞭/痕,有些创口甚至因为长久的浸泡而有些发炎,泛着极不正常的红色。
        直到她艰难地抬起头,一双发亮的眼睛从凌乱的发丝间狠狠剜了爆豪胜己一眼时,他才猛然惊觉自己竟盯了她那么久。
        这个认知让他禁不住有些恼羞成怒,摆出最凶恶的表情,从背后的刑/具间抽出一根细长的鞭子。一番权衡之后,这鞭子还是没有落在少女身上,而是极其响亮地抽在了她身侧的墙边:“说!除了你们本次行动出动的十人以外,你们的组织还有多少人?!目的是什么?!”
        少女的身体明显被这鞭/打声吓得震了一震,然而反应过来后,她又迅速地恢复了冷静,脸上挂起讥诮的笑容,不知是在笑爆豪胜己突如其来的“心慈手软”,还是在笑帝国的审讯手法只有甩鞭子这么一招。
        “……啊啊?!你笑什么?!”先是本能地被她挑衅的笑容挑起了怒火,清醒之后爆豪胜己自己的脸上却也挂起了那种挑衅的笑容。他好整以暇地丢开手中用起来并不如何顺手的鞭子,转而慢条斯理地卷起袖口。
        “奉劝你一句,不要在这里跟我嘴硬硬抗。”空气中弥漫起浓烈的硝酸甘油的味道,爆豪胜己猛地伸手拽起少女的衣领,右手掌心间有火弧在不断跳跃闪现,“老子的脾气,可不总是那么好啊!”
        他将右手逼近少女的脸庞,掌心中炸起无数个细碎的火花。闪烁的火弧和大大小小爆炸的热浪在她的极近处翻涌,让少女的神情中不自觉的闪现出一丝怯懦和害怕,但那双明亮犀利的棕色眼睛却始终辉映着火光、更显得无畏和坚定,像是有炬火在里面被点燃,点燃了她、也灼伤了旁人——
        少女突然笑了,那愤怒的炬火转瞬间化成了无数璀璨的星星。她脸上仍有灰痕、血/污,但这个笑容却仿佛有神奇的魔法,将她整个人都点亮了起来。
        她的喘息还是那样响亮而急促,在“呼呼”的风箱似的喘息中,她终于嘶哑着嗓子说出了今天第一句、也是被捕以来的第一句话:
        “为omega的……自由——而战!”


        不好!
        来不及思索少女话中的含义,爆豪胜己离得更近的右手已迅速地掐住她的下颔,尚未来得及控制好的异能将她的下颔处炸出一片细小的创口。少女不自禁的展露出一丝痛苦的神色,而爆豪的左手则趁此机会迅速地探/入了她口/中,食指中指两指并拢,狠狠地扣住了她的齿关。
        战士们执行这样风险极高的任务时往往会在臼齿深处植入一个存储着毒液的胶囊,一旦被敌方俘获,便会咬爆这个胶囊饮毒自尽。这名beta女战士在被俘后忍受了这么久的刑罚、只在此时流露出自尽的念头,无疑昭示了一件事——她确信她的同伴会来救她。
        爆豪胜己烦躁又恼怒,不知道为什么,这个认知让他禁不住地有些烦躁,恨不得狠狠地使出异能,在训练场上酣畅淋漓地厮/打一番。
        突然,出乎意料地,爆豪感到他的手指被轻轻地舔/舐了一口。


        什什什……什么?!她、她……她舔我?!
        好像被人在后脑勺抽了一闷棍,爆豪胜己先是完全懵了,反应过来后却是脸爆红,拼命想要从少女口中拔/出自己的手指。少女却像中了邪似的齿关用力,无论如何都不让他的手指被拔/出来。
        “你、你给老子——松口啊!!!”拼命用力将手指从她口中撤出、甚至忍不住要用上爆炸的异能,爆豪胜己终于将自己的手指与她的口腔分离。伴随着“啵”的一声轻响,手指与唇瓣间牵起一道银/丝,又突然断掉。他感到自己手指周围那温润的触感再不存在、内心稍有一些惋惜……
        不对、等等!!刚才他只是把手指伸进去阻止她自戕,可还没来得及取出她的毒囊啊!这家伙、舔他……不会是为了再次获得自杀的机会吧!!
        爆豪胜己猛地抬起头,一手托举起她的头部,一手抹开附在她脸上的凌乱发丝。
        出乎他意料的,少女并没有咬破毒囊寻死。她的喘息愈加剧烈,带动着胸/部、甚至是整个身体都在起起伏伏。刚才还闪动着斗志的大眼睛眼帘低垂下来,眼神空蒙一片,似乎在渴望着什么、却又在死命的按捺——
        是alpha信息素。她像一个瘾/君子般如此渴求的,是他刚才随着使用异能而不断从身体内迸发出来的、硝酸甘油味道的alpha信息素!
        这家伙、刚才为什么要奋力求死,终于能解释得通!她根本就不是什么beta战士,而是一个注射了omega信息素抑制剂伪装成beta、却在被敌人俘虏之后突然面临发/情困境的野生omega!
        少女吃力地抬起视线,和他野兽紧盯猎物一般的视线交汇,而后紧紧缠/绵胶着在一起,仿佛是热烈的注视、又仿佛是一场无形的战争,但无论这战争如何拉锯,他们中始终没有人舍得移开眼。
        一股浓烈的、甜点一般的香气从少女后颈处的omega腺体往外扩散开来,她轻轻做出口型,像是在说“抱/我”——
        憋闷得眼睛都快红了的爆豪胜己终于再也忍耐不住,他奋力地朝那张方才还使力咬着他手指不让他离开的小口狠狠亲吻了下去。亲吻该依照怎样的顺序?他会不会有些太大力了?来不及去想那么多,本能会告诉他答案。
        那厢的少女也以实际行动给了他回复。他甫一替她解开手腕上的镣铐,那双手臂便热情地环抱住了他的后脑和脖子。唇舌交织间、像是情侣缠/绵的热/吻,又像是野兽在生死搏斗奋力啃噬。
        想到门外还有两个没有标记过omega的alpha、想到她对自己信息素的强烈渴求……独占欲和一股剧烈的喜悦快/感充塞了爆豪胜己的胸膛。他大力地催发出更多的信息素,包覆住少女的omega信息素气味。浓烈的硝酸甘油气味在狭窄的室内浮动、过于激动而难以控制的异能在背后失控地迸发,翻腾的热浪掀翻了不远处的铁桌制造出爆炸的巨响,而在这繁杂不堪的环境中,他们深深拥/吻抵死缠/绵——
        他想更深更深地拥抱她、想用犬齿咬爆她后颈处的omega腺体、想把自己的信息素用力注入进去……想拥抱她、想啃噬她、想在她体/内狠狠成结,用所有的力气标记她……
        想让她哭着喊着动弹不得,眼睛里却只能看到他的身影,成为他一个人的东西……
        想翻来覆去的、彻彻底底的,征服她——


        “呼……嘶——”在她唇边随着她剧烈地喘息,他紧盯着她的眼睛,只来得及在理智弥散前对她抛出最后一句问话:“大饼脸,你叫、什么名字?”
        少女的眼神中划过一丝清明,似乎在诧异于他询问自己名字的行为,又似乎是在对“大饼脸”这个难听的外号不满意。但她最终还是选择了回答:


        “我叫——丽日御茶子。”

评论(11)
热度(130)
  1. loveyuna1203NARRI 转载了此文字

© NARR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