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RRI

你好,天满です(๑Ő௰Ő๑)
我对chiaki抱持的是 恋爱感情♥

BGonly/孩厨/乙腐超绝抗拒/友情向大欢迎♡

【伏黛】eye contact

*是一个奇怪的现代paro
*我觉得还满ooc的....所以想了想还是没敢在wb发
*很早之前就写了 现在放证明一下我还没出坑吧【
*拜托大家别上雷文吐槽中心挂我!!【三鞠躬

        “真是难得的大阵仗...是有哪位知名的剧评家要来吗?”汤姆里德尔藏身剧院后台的幕布后,边扣着西装的袖扣边露出一只眼睛往观众席窥视了一眼——剧院里留给金牌剧评家的“黄金座位”还是空的,空位周围却已经围满了记者。相机的闪光灯不断在剧场里明灭着,已经有记者发现汤姆的小动作,将镜头对准这边...汤姆往后缩了缩身子,将幕布盖的严严实实。
        “是的...你不知道吗?据说是个华人,叫做黛玉林...还是颦颦什么的?”旁边的女演员对着镜子用手指推拉着眼角,漫不经心地回答着他的问题,“shoot,好像多了一条鱼尾纹...总之,她最近十分有名,而你知道,一个亚裔在百老汇打拼,日子过得总归是不怎么容易——”她耸了耸肩,又往眼尾补了点眼影。
        “怎么说?你知道她?”汤姆也往镜子旁边凑了凑。他扯扯衣领又理理袖口,在意识到自己并无不妥之后索性靠在梳妆台前和女演员谈起了天。
        “我不知道...只是我猜,一个亚裔外国人能拥有现在这样多的支持者...如果她不是一个犀利刻薄的中年女人,就该是一个在个人魅力上颇有建树的天才。——当然,从各种意义上来说,前者的可能性都要更高。”女演员左右端详了一下自己,在确定一切顺利后也靠着梳妆台和汤姆聊起天来——不过,很明显,区别于汤姆的放松,她要严肃许多,“听着,汤米,这是你第一次登上这么大的舞台,来表演《九》。某种意义上来说,这是你的处女秀,”她故作轻松地和汤姆挤了挤眼,“为了你处女秀的成功、不,为了得到影评人(“她”)的好评,一切牺牲都是有必要的...即使她提出需要sex offer,你所做的也只能是欢天喜地地满足她的要求,你明白吗?”
        汤姆耸了耸肩,不置一词地开始拨弄圆形的眼影盘。
        “汤姆——”女演员拖长了声音说道。
        “Okay,Okay...”汤姆只得举着双手直起身,“我当然知道你这么说是出于你对我的关心、希望我能够成功,但我还是要说——你的关心错了。”在化妆师“汤姆、汤姆”的呼唤声里,他背朝女演员、调整着领带走了过去,“我要的始终都是、自己亲手攫取的成功。”

        15分钟后,汤姆自己在心里推翻了这句话。
        “如果对象是她的话,”他想,“即使是sex offer也并无不可。”
        坐在一众熟脸剧评人中间的,是个陌生的女人、是个年青、优雅的黄种女人。他在看到她的那一瞬间就被吸引住了目光——这很奇怪,因为亚洲人在欧洲人眼里总是比较相似,更何况是第一次见面的陌生人?但是汤姆感觉他绝不可能把她认错,就是在百人千人之间,他大概也能一眼找到她。
        随着乐声,苦闷、焦急的孔蒂尼犹如困兽地在场上盘旋。他曾是一届名导,但却因第八部电影票房的惨败而跌入事业的低谷。媒体的围攻、生活的不顺遂、对自我的怀疑,三者拧成了一股让他喘不过气的绳缚在他身上,把他往更黑更深的不确定中拖去——
        汤姆或许从来没有过这么好的发挥。然而在他的意识里,他却并没有“成为”孔蒂尼、抓住属于孔蒂尼的感觉...
        他感到自己的指尖都带着颤栗,不知是因为用力绷紧肢体的舞姿还是因为她的注视。他站在多大的舞台上?观众们会喜欢他的表演吗?孔蒂尼的心情该如何表现?——汤姆通通不知道,他只感觉自己变成了一只蓝脚鲣鸟、又或许是一只狐狸、一条眼镜蛇?只想使出浑身解数,用最有力的舞姿来攫住她的视线...
        而他也的确办到了。
        不论是和克劳迪亚互动,还是与卡拉高歌,汤姆感觉自己分成了两半,一半在舞台上奋力燃烧着自我,一半浮在半空之中与她的视线紧紧胶着。
        “她的眼睛真的美极了。”介于清醒于不清醒之间,他陶陶然地想着。不是说眼睛的形状——当然这也是无可挑剔的——而是说那里面蕴藏的东西。审视诚然是有的,却又似乎带着一种高高在上般的悲悯,不知是在慨叹孔蒂尼的命运、还是在慨叹孔蒂尼背后的汤姆的命运。“或许她会为一朵花的凋零而叹息,但她却又不是在为花的凋零而叹息。”这带着温存的目光似乎是投向了无垠宇宙间的所有事物,但如果她因它们而感到悲伤,那一定是联想到了自身的际遇才使她悲伤...似乎感性又似乎理性,似乎有情又似乎无情。

        “啪啪啪啪啪啪...”雷动的掌声将汤姆从恍惚中惊醒,一同共演的演员们脸上带着略有些受宠若惊的笑容从后台内涌了出来。有人搡着汤姆发表感言——他连自己说了什么都不知道,又有人搡着他回去后台——他也晕晕乎乎地照做了,却又在进入后台的前一刻福至心灵般地向刚才“她”坐着的座位看去——
        记者和剧评家们拥挤熙攘的座位席上,只有她的座位空着。就好像根本没人来过一样。

        “汤姆?汤姆!”与汤姆关系不赖的、上场前还“提点”了他两句的女演员晃悠到了他身边,用手在他眼前摇晃了好几下才将他从臆想中惊醒。
        “怎么了?在想什么?”她抽出香烟向汤姆示意,在他拒绝后又耸耸肩将之塞回了口袋,“恭喜你!你今天表现的真的很不错!我在你旁边都要担心被压戏了。”她在刚才的音乐剧里扮演男主角孔蒂尼的母亲。
        “嗯...不,你也表现的很好。”汤姆应答着,但明显的心不在焉。
        旁边的女演员看他魂不守舍的样子,叹了口气,终于还是停止了卖关子:“看你的样子,简直就像魂魄被吸走了似的...拿着吧!这个。刚才工作人员递给我的。”她将一张纸片不客气地塞进了汤姆的怀里以后,又比了个打电话的姿势不客气地走了,“希望你能在‘这个’以后快点正常起来...”
        “什么东西...”汤姆看着她的背影抱怨着打开了纸条,却又在看清楚的一瞬间愣住了。

        “汤姆里德尔先生,”是一串数字和一串陌生的、但是汤姆却又莫名的就是知道属于谁的字迹,“可否有空赏光共进午餐?”

评论(2)
热度(27)

© NARRI | Powered by LOFTER